融資租賃宜先推監管政策

 

    銀行公會常務理事華僑永亨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指出,澳門可借鑑歐美融資租賃業的相關條例,盡快推出配套監管政策,以規範該行業的發展。

 

    二戰之後,美國工業產能過剩促成了融資租賃業務的萌芽。一九五二年美國成立全球第一間融資租賃公司。內地融資租賃業則始於一九八一年,並於二○○七年後快速增長。內地融資租賃企業分爲三類:金融租賃企業、內資租賃企業,以及外資租賃企業。截至二○一六年底,中國融資租賃企業總數約為7,120家(59間金融租賃企業佔0.8%,204間內資租賃企業佔2.9%,6,857間外資租賃企業佔96.3%)。融資租賃合同餘額約53,300億元人民幣(金融租賃佔約38.3%,內資租賃佔約30.4%,外商租賃佔約31.3%),規模為全球第二大。由此可見,金融租賃企業雖少,但每間企業的業務規模十分可觀。

    其中,金融租賃企業主要依靠銀行股東,因此可在銀行間市場融資,並享受較低的借貸成本。比起外資租賃企業和內資租賃企業,金融租賃企業槓桿最高。不過,由於金融租賃企業專門服務國企或優質企業(主要覆蓋船舶、飛機、基礎設施、工程機械等),其不良資產率十分低。二○一六年金融租賃企業平均不良資產率僅達0.98%,遠低於同期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率1.74%。

    至於外資租賃企業,也具有一定的融資便利。具體而言,二○○八年金融危機以來,全球實行超低利率政策,而二○一五年匯改前人民幣表現相對強勁,因此外資企業過去幾年在境外融資成本較低。相比之下,內資租賃企業融資成本最高,所以槓桿率也最低。由於外資租賃企業和內資租賃企業主要為中小企提供融資便利,它們對項目收益率的要求一般偏高。

    融資渠道過度單一

    對於三類租賃企業而言,目前面臨的共同問題主要是融資渠道過度單一。據統計,銀行信貸支持了融資租賃企業85%以上的資金需求。融資方式主要包括同業借款、抵押貸款、保理等銀行信貸產品,期限則多為一年以內。由於融資租賃業務涉及的中長期項目佔比較多,短拆長用的期限錯配問題屢見不鮮。過度依賴銀行資金,也增添了流動性風險。近期中國流動性趨緊,對融資租賃企業帶來一定打擊。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融資租賃的滲透率比發達國家低。配套監管政策的不足,成為了阻礙該行業發展的原因。因此,改善監管配套政策或是促進融資租賃業長期發展的關鍵。而政府政策的支持也將為該行業帶來較大增長空間。無論是“十三五”產業升級轉型(包括《中國製造二○二五》戰略規劃),還是“一帶一路”規劃,均將衍生巨大的融資租賃需求。具體而言,中國發展高端製造業(包括高鐵、飛機、船舶等)將需要大型製造設備及相關融資租賃服務。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基建方面對技術和資金的需求,也將支撐基建相關機器設備的融資租賃業務。亞開行預計二○一○至二○二○年期間,亞洲新興國家基建項目所涉及的資金需求或每年高達逾8,000億美元。

    灣區發展提供支持

    對於澳門而言,該行認為融資租賃業的發展可從創立金融租賃企業開始。儘管澳門金融業規模較小,但在內地或海外母公司資金的支持下,本地銀行料能夠順利建立金融租賃企業。此外,與內地不同的是,澳門金融租賃企業的融資方式除了銀行貸款,亦可選擇通過香港債券市場融資,以減低期限錯配及流動性不穩定的風險。

    再者,澳門可借鑑歐美融資租賃業的相關條例,盡快推出配套監管政策,以規範該行業的發展。最後,金融租賃企業還需與内地或海外設備製造廠商合作,以彌補本地設備供應的短缺。長期而言,大灣區的發展規劃將支持澳門金融租賃企業為周邊地區包括橫琴的基建項目提供融資便利。而“一帶一路”規劃也可能為澳門帶來一定的融資租賃需求。